絮語

莊智淵輸了我沒有特別難過。如果他贏了甚至拿到的是金牌,看到那面五個圈圈的旗子在Chinese Taipei的名字下昇起來,我才會特別地難過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