絮語

我有個寫小說的朋友,我曾經要拉他參加一些抗議活動,他卻說,他的書還想賣到大陸,所以拒絕了。結果這幾年,他在台灣和中國也沒混出什麼名堂。現在看到九把刀電影大賣,想起他在彰化國光石化抗議現場默默靜坐的身影,真帶種。誠心地恭賀九把刀。

廣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