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titled

大選過後一星期,綠營的支持者跑來我這兒看初診的總共有四位。三個是因無法接受選舉結果而憂鬱,一個是無法再忍受在很藍的軍方醫院裏接受治療。整體情況比2008年總統大選後稍微好一點。

廣告